卢奥

中土/Lee Pace/Always/中世纪/爱尔兰/西班牙/穆夏/德意志/Javier Baden

完蛋,怪我都怪我,骗来骗去现在还有谁是可信的

窗外突然下雨了。心很慌,很乱。我有点害怕,害怕它停不了了。

我不是想自杀,我只是想怎样才能意外身亡

很长时间没摸鱼了,吹爆西班牙人!

真的 好想好想找时间摸鱼!

一直让步不能为你解决任何问题,适当反击才能让别人看到你真正的态度。

【Petunia】——新婚快乐 决裂愉快

“佩妮,”妈妈在早餐时看着我,“你还好吗?今天早上你好像不太对劲。”

今天早上我和妈妈单独在一起。今天是詹姆斯休假的日子,我很高兴。自从我听说莉莉和他之间的深夜谈话之后,我就把他们俩都忽略了。爸爸和莉莉陪着詹姆斯到国王十字车站,詹姆斯乘坐上午9点的火车去置办婚礼。

我耸耸肩,没有回答。我只是搅拌着冷燕麦粥。

“亲爱的?”妈妈再次尝试。“你不舒服?”

“我很好,妈妈,”我冷冷地说,抬起头来,这样我的眼睛就能看到她的眼睛。“你为什么这么担心我?只是因为我今天不多说话,并不代表我生病了。你为什么不回去赞美莉莉呢?我相信这会让你和爸爸高兴的。”

妈妈的脸上充满了悲楚,她无法回答。我突然为自己感到羞愧。

“噢,妈妈,”我轻声说。“我很抱歉。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。只是,嗯…”

妈妈冲我笑了笑,拥抱了我。“原谅你。但是亲爱的,怎么了?”

我叹了口气,我的燕麦粥已经完全忘记了。“我,只是…你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,尤其是莉莉?”

“当然,亲爱的,”妈妈说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。“妈妈,当我见到詹姆斯的时候,我真的很喜欢他。”他是如此的英俊,虽然他是个巫师…嗯,我想我爱上了他。”

“可他是莉莉的,”妈妈温和地说。

“我知道,这就是问题所在。”我觉得眼泪涌了出来。但即使他不爱莉莉,他也不会爱我。我是说,看看我!我很瘦,骨瘦如柴,几乎没有半身像正常人,我的脖子看起来像长颈鹿,我的脸看起来像马。什么男孩看到我不会逃跑?”

“佩妮,”妈妈坚决地说。“别这样说!弗农呢?”

“弗农,”我轻蔑地说。“那个长着胡子的猪油大桶。妈妈,我只和他出去,是因为他是唯一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的男孩。”

“他真的很关心你,佩妮,”妈妈温和地说。“每次我见到他,他的眼睛都只盯着你。”

“可我一点也不在乎他!”我大声抗议。“我唯一喜欢的人是詹姆斯,他不喜欢我!”

妈妈还没来得及回答,爸爸和莉莉就回家了。

我认为这是我最接近于典型的母亲或女儿与母亲谈话的方式。

* * *

“你,莉莉 伊万斯,把詹姆斯 波特当作你的合法丈夫,在疾病和健康中相互珍惜和尊重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“那么我正式宣布你们结为夫妻。你现在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

我周围的欢呼声震耳欲聋,新婚夫妇波特的许多朋友都拍手叫好。

在整个婚礼仪式上,我都没有动过,尽管我曾多次想哭,因为我的愤怒、深深的悲伤和伤痛都在我内心冲刷着。尽管离我第一次和詹姆斯见面已经快一年了,但我听到他们在卧室的谈话似乎就像在昨天一样。

我斜眼看了看我丈夫弗农 德思礼。他像我一样坐着,僵僵地盯着前方。

和詹姆斯?大约一年之后,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我很难屏住呼吸。他从来没有看上去那么高贵、强壮、英俊过,穿着一件黑色的燕尾服。但我已经感受到了他对莉莉的深情厚爱,我又想哭了。

那早上,当我去取邮件的时候,我几乎感觉自己被人嘲笑了,因为我看到了婚礼请柬。我差点没去,但妈妈和爸爸说服了弗农和我去。

在莉莉和詹姆斯家,在一个叫高锥克谷的地方,弗农和我跳了一会儿舞,但大多数时间只是冷淡地坐下来,呆呆地望着前方。

“这不是你参加过的最好的婚礼吗,佩妮?”我吃了一惊,然后转向声音的来源。一个非常美丽的,有着铜褐色头发的年轻女人对我说话。她的眼睛是迷人的杏仁状,睿智的烟熏棕色的眼睛。我认出她是莉莉的一个朋友,莉莉在两年前的夏天曾经带来过一次。我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。

她对我微笑,这是一个可爱的,甜美的微笑,使她的精致的特点突出。

“我肯定你不记得我了。我的名字是阿玛利雅 欧沙纳西。莉莉在两年前给我们相互做了介绍。”

我微笑着,却以一种勉强的,吃力的微笑并且为时很短。“当然。但我现在是佩妮 德思礼。”

“恭喜”,亚玛利雅热情地说。我觉得,如果我们处在不同的环境中,这个可爱而又友善的女人可能能成为我的朋友。

“你在跟谁说话呢,亲爱的?”弗农僵硬地问,最后看了看。

“莉莉的一个朋友,”我回答。

就在那时,一个有着浅棕色的头发,清澈的蓝眼睛的英俊年轻人向阿玛利雅走去。“玛丽亚,想跳探戈吗?你根本就不跟我跳舞。”他假装撅嘴,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“哦,对你来说,500次都不够吗,莱姆斯?”亚玛利雅笑了。她转向我,“很高兴和你聊天,佩妮。我一会儿见你,但愿。”

她和莱姆斯转过身来,愉快地笑着。

别指望了,我冷冷地想。突然,我面对弗农。“我懒得呆在这儿了,”我命令,“我们走。”

弗农看上去松了一口气,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。我几乎恶心得不寒而栗。“这是个好主意,佩妮。”

我们去找莉莉和詹姆斯,他们在房间的中央跳舞。我轻轻地拍了一下莉莉的肩膀。她和詹姆斯都抬起头来。

“莉莉,詹姆斯,我只是想告诉你,弗农和我现在要走了。”我语气平淡地说,声音里带着一丝讥笑和讽刺。“我们玩得很开心,现在我们得走了。祝你新婚快乐。”

弗农使劲地点了点头,显得不耐烦,我们转身离开。但是莉莉抓住了我的袖子。

“佩妮,”她问,语气近乎恳求。“我们可以谈谈吗?我的意思是,单独的谈话。”

我看了看弗农,他耸了耸肩,回到椅子上等着我。

“那好吧,”我冷冷地对莉莉说。

莉莉带我走出屋子,那里几乎没有人。

“你要说什么?”我的语气听起来相当无奈。

莉莉用明亮的绿眼睛盯着我,简短地说:“我想知道我们是否会在余生中保持这种不和。”

我耸了耸肩,无法控制我脸上的冷嘲热讽,也无法制止我的声音中的讽刺挖苦。“也许。但我很久没叫你“怪胎”了;你应该感到幸运。”

“佩妮。”莉莉的声音平静而紧张。我看了看她,惊讶地发现她的睫毛上还在颤抖。她很少哭。“看,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,难道我们不能像成年人一样解决我们的分歧吗?”我真的很想原谅和忘记多年的敌人,但是当你突然想这么做的时候,我怎么能做到呢?

我只是冷冰冰地盯着她,怒火中烧。原谅她吗?绝对不可能。"亲爱的莉莉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还记得你第一次带詹姆斯回家吗?好吧,我承认;我为他感到难过。但有一天晚上,当詹姆斯偷偷溜进你的房间时,我无意中听到了一切。你们俩伤透了我的心,你告诉他你对我的真实想法。”我在最后一句话里恶毒地咬重了每一个字。

莉莉扬起眉毛,所有的痕迹都被愤怒所取代。“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无耻,偷听!”她厉声说。“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?自从我11岁,收到霍格沃茨的信后,你就一直跟我对着干。我想知道为什么。特别是现在当你在这里的时候,我想知道。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多年来一直伤害我!”

“好吧!”我怒气冲冲地喊道。我不再在乎谁听到了我们的谈话。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?,我的小妹妹,无论发生什么,你总是出现在我眼前。无论如何,你总是比我优秀,在成绩,外表,个性,一切的一切。所以,当你发现你的流淌着魔法的血液时,我怎能不感到愤怒,因为爸爸妈妈总是对你赞赏有加!”

莉莉脸上也出现一种讥笑,她那闪烁的绿眼睛里充满了愤怒。“就是因为这个。这就是你恨我的原因。出于嫉妒和怨恨。好吧,佩妮,我带你来这里是想跟你说些善意的话,但我看得出你永远都不会接受,不管做什么事,我总是看起来比你更好!好吧,回家吧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!”

“好吧,”我啐了一口,怒视着她。“好吧,你这个肮脏的女巫,我要走了。”和你那该死的,变态的,肮脏的朋友,还有你那可恶的,变态的...变态的丈夫玩得开心!”

我转身离开,但莉莉狠狠地拽了我一把。她重重地打了我一巴掌,我的意识从那愤怒的力量中恢复了过来。我的眼睛立刻因疼痛而流泪。我吓了一跳,手小心翼翼地覆盖上我的脸,它像火烧一样疼,我的鼻血也快流出来了。

“够了,”莉莉怒不可支。她美丽的脸开始苍白,呼吸急促。她那明亮的绿眼睛闪烁着盛怒,闪烁着愤怒的翡翠火焰。“我是说,佩妮,住手。我个人不介意你像个五岁的孩子那样叫我“怪胎”,但当你侮辱我所爱的人时,我就会生气。”

她向我逼近了一大步,我被迫后退,我的手上的鼻血还在流。“如果你继续这样做,佩妮,那就永远远离我。我不需要像你这样的恶人,叫我“怪胎”的混蛋!”

当莉莉转身走进屋时,我目瞪口呆地盯着她。一分钟后,弗农急匆匆地走了出来,他那小小的猪眼睛一看到我的脸就瞪大了起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气喘吁吁地递给我一个纸巾要我擦鼻血。我一声不响地接了过去,一句话也没说,就钻进了他的汽车后座。过了一会儿,感觉到我不想说话,便迅速把车从停着的路边开了回去。

每一帧都是壁纸实在太美了

至少距离上一次反复过了很长时间了,我比以前进步了,我会好转,现在都不算什么